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
原创玄幻小说《绿烟》第二部 第四章
发布时间:2020-01-12
 






《绿烟》第二部

作者:之木(笔名)

本名:赵利娜



第四章





夜已未央,“绿烟阁”内几个姑娘在正厅里,烛火通明,婉柔已伏案沉睡,若芸亦撑着腮打盹儿,只绿烟一个人毫无睡意,她仰望头顶,从天窗看见透过来的几缕月光。


“夜如何其?夜未央。”



“啊…绿烟,你在说什么呢?”


婉柔迷迷糊糊地在睡梦里说话,绿烟阁院外早已月夜未央。


“这小东西,睡着了还说梦话”


绿烟摇摇头面带笑意,把婉柔肩上盖的衣衫往上拉了一点儿。



“咔啪咔啪”

房顶上有声响,皎洁的月光下;几个穿着黑色夜行衣蒙面的人;弓腰探背蹑手蹑脚匆匆翻跃。


“果然来了…婉柔、若芸你们快醒醒”


绿烟倚在门边透过纱窗往外瞧动静,有两个夜行人从房顶翻跃而下,在院中站立,四处观望。


婉柔迷迷糊糊的揉揉惺忪的睡眼,撑着手臂打盹儿的若芸也已醒来。


“绿烟,我们现在怎么办?”

若芸凑近绿烟小声问道


“绿烟,我这就出去和他们会上一会,看看究竟是哪里人马”

婉柔说着作势,就要冲出去开打。


“若芸,婉柔,这样,我出去,与他们交手,探探来历,你们先躲起来,万一有什么不测你们再冲出来”


“也好,那,绿烟你一定要小心一点儿”


若芸目光坚定看着绿烟点点头,又转头示意婉柔,只见婉柔、若芸两人霎时间消散为一束光束,继而消失不见。


绿烟伸出手掌,掌心出现一方绿色锦帕,绿烟拿起锦帕将自己的脸蒙起来,她打开房门从容的走了出来。


院中的一行人蒙面夜行人只露出眼睛,睁睁地盯着走出来的绿烟。


“敢问阁下,来者何人?”


“敢问姑娘可是这“绿烟阁”的主人?”


夜行人中有人开口,回应绿烟的发问。


“正是?请问阁下此时到此意欲何为?”


绿烟的双手交叠垂在小腹位置,见院中来人不作,便又开口。


“我“绿烟阁”一干人等;向来本分首己,不知何时得罪了阁下,劳烦阁下此时到访,还望阁下明示”


“我家主人想请姑娘过府一叙,望姑娘识时务,免得我们兄弟和姑娘大动干戈,姑娘柔弱动人,如花似玉的容貌若是被我这些兄弟们手上的家伙什儿;磕着碰着,岂不是让姑娘吃亏?”


来人倒是客气,话里话外明摆着是要先礼后兵。


“哦?过府一叙?这个时间?想必阁下没搞错时辰吧。此时正是月夜未央时,既然是过府一叙何不等天亮之后,希望阁下回去禀明你家主人,小女子此时去府上,恐惹人非议,这名誉二字对女子来说可是重中之重的大事,还望你家主人体谅一二。”


“这…不行,我家主人特意交代此行一定要将姑娘带回府上,姑娘若是不去,我们兄弟回去也没法向主人交差,还请姑娘体恤我们兄弟,跟我们走一趟的好”


来人明显来者不善,对绿烟苦苦相逼。


“哦?…是吗?那要是我非要不去,你又当如何?”


“既然姑娘坚持不去,那我们兄弟就只好对不住了”


来人言语间便作势要打,手中的刀趁着月色闪过凌厉寒冷的光芒。


“慢,阁下如果要动手,恐怕不是我的对手,还请阁下不要做无谓的争斗,你家主人可是这十三米镇的府尹潘仲枫大人?”


绿烟眼底闪过一丝光芒,抛出问题向来人探听口风。


“不,我们家主人并非十三米镇之人,姑娘所说的潘仲枫府尹;我家主人是否认识,我等不知,我看姑娘也不在再与我等在这里浪费唇舌,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如果我等不是姑娘的对手,那姑娘自是不必担心此行安危,何况我家主人只是请姑娘过府一叙,之后还是会放姑娘回来的”


“既然这样,也好,那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吧,不知贵府离此地远否?”

绿烟想把对方一探究竟,是何来历……


“姑娘不必再追问,我等已为姑娘备好马车,姑娘到了地方自然知晓”


那人说话间,绿烟把手背在身后,趁其不备用食指弹出一束光束,光束到达若芸和婉柔身边,光束散去,房间里有声音说道


“婉柔、若芸,我随他们走一趟,你们跟在后面,如果是潘府尹的手下,我们就一起将他们打退则已,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伤其性命…如果情况有变,我你们在暗地跟着,见机行事”


“是绿烟,绿烟可能会有危险…那我们…”


“嗯”


婉柔听到绿烟的声音;便与若芸打定主意跟着绿烟后面,见机行事。


“姑娘请吧”


一行来人闪在两边,打开一条路对绿烟作出请的动作,只见绿烟默不作声从他们面前往外面走去,来人中有人走在前面将门闩移开打开

绿烟在一行人的目光监视下上了那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穿着夜行衣的一干人等押着绿烟的马车往前赶路。


“若芸,那辆马车,绿烟就在上面,我们赶快跟上去吧”


若芸和婉柔化成光束,在一行人不远处紧随其后。

不远处暗影簌簌,夜深人静地街头传来微弱的“悉悉索索”声,马车最前面那名蒙面人听到声音,眼神犀利,向后面人说道,


“大家小心,暗处有来人,大家见机行事,务必要将车上的人带回府上,不能有分毫差错,若有必要,格杀勿论”

那人扯起马车的隔帘向里面望,只拉到看见人在的高度,绿烟的叫映入那人眼中,那人有缓缓放下隔帘。


“悉悉索索”地声音越来越近,见那人拔出手中的,一道寒冷刺眼的光芒闪过,那人翻身飞过头顶,在两百米开外的地方站定,后面的马车亦停下等待,几个人怔怔地站在原地,纷纷拔出手中的刀,作势要打,此时车上响起绿烟的声音


“为何不走了,是到了吗?”


绿烟的声音从马车上一传出,守在马车一旁的人便凝重的开口回应


“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姑娘最好待在车里不要出来,等我们把麻烦解决之后自会继续赶路”


“也好”


绿烟简单应承后不再言语,她表情凝重,自顾自地开口


“麻烦?来人莫不是潘府尹的人?谁敢轻易和官府中人动手?可来人若不是官府中人?…那会是谁?…不行,我等想个办法……”

绿烟拉起马车后面的隔帘看看不远处一直跟在其后的婉柔和绿烟,使眼色。


只见绿烟转正身体后,霎时间化为一道白光,消失不见,马车里瞬间空无一人。


那两百米开外的蒙面人,目光寒冷狡黠,自顾自开口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来送死?…”


不远处一行站着五个人同样一身一身黑色夜行衣的蒙面人,手中都持剑而立,一个人为首在前站定,四个人有序的在那人身后站定。

那为首的人回应道


“少废话,把马车上的人交出来,否则,就不客气了。”


“哼,既然这样,那就试试看吧”


说话间,那人将手中的刀指向那五个人冲了过去,一行五个人见状也应面冲了上去,只见那人将刀插入为首的刚一拔出剑,便被持刀的夜行人刺中要害,一刀毙命,倒地而亡。


后面四人冲上来,来那持刀之人厮打,不过两个回合,几个人全都倒地而亡。


月光下,那持刀之人目光寒冷地环视地上已死之人,鄙夷而言


“哼,就这等资质还敢来送死?”


那人仰望月光所有所思,又立刻转身向护卫马车的一行人说道


“继续赶路,不要让将军等急了,否则我等脑袋可就委矣”


“是,都尉大人”

几个人护卫马车前行


“等等”


即将要走之际那名被称“都尉”之人自顾回头走到马车前面掀起马车隔帘


“怎么?麻烦解决了吗”


绿烟看着隔帘被拉起的地方站立的蒙面人,疑惑问道。


“哼”


那“都尉”冷哼一声,把手中隔帘甩开放下,不再言语,一行人继续赶路。


婉柔此时趁机冲上前来,一束白光从马车后面的隔窗飞进马车


“绿烟,这护送马车之人,像是领兵打仗之人,我听到他们声称那人都尉大人,刚来拦路的五个人被那都尉给一刀毙命了”

婉柔向绿烟附耳说道


“绿烟,你快想想办法啊”


“都尉?…难道是?…婉柔,我们现在这样…”

绿烟附耳向婉柔交代其谋划,外面一行人趁着月光继续赶路,对马车內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月光下,五具尸体横尸街头,月光照在他们蒙着面的脸上


随着“嗯……”


的一声透着痛苦地闷哼,其中一个人眼皮沉重的眨动几下,只见那人睁开眼睛,面露痛苦,艰难的撑着地坐起来,他四下环顾,并无其他人,他的同伴早已没有了脉息,他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趔趔趄趄地走了。


“开门,开门;快开门”

那人在大门上拍着门环,大声呼唤。


护送马车的几个人和马车等在门外台阶不远处。


“绿烟,他们已经到了,你自己进去一定要小心,我和若芸先去他们府上走一走,随后就来”


“嗯,好的,婉柔,你和若芸也要小心一点”


婉柔“嗯”的一声消失不见,马车外面有声音响起


“姑娘,请下车”


马车上绿烟稍作思量,起身拉起隔帘下车。


“将军府?…”


绿烟看到大门上方的牌匾,赫然写着“将军府”的府匾。



“哎。…我说,王四儿,你这是怎么了”


潘府的管家一打开门,只见那幸存的蒙面人王四儿昏厥在地。


“来人啊,快来人啊,快把他抬进去;你们那小心点儿,我去叫老爷”

管家说着,匆匆向后宅走去,只见几个小厮把昏厥的王四儿抬起往厢房去。


“老爷,老爷”


管家在门外倚门唤叫,只听里面应声回答


“进来”


“将军,那姑娘我们已经带来了”


“好,李都尉辛苦了,你这就跟我我这就去会会她”

将军潘美和李都尉匆匆出了书房往花厅走去。

将军潘美在和李都尉走在门外没有着急进去,反站在门外透着纱窗往里瞧。


“这姑娘蒙着面纱,你不会抓错吧?”


李都尉透过纱窗往里瞧一眼说道


“将军,属下并未与这姑娘动手,我们只问她是否是绿烟阁的主人,她说


她自己就是绿烟阁的主人,我们才把她带回来的”


“大夫,王四儿他没事吧”


潘管家看着为王四儿诊脉的大夫问道


“啊,不碍的,这位壮士并未伤及要害,我给他扎几针,他就会醒了,但是还要煎药服下,以作调养,否则这伤了身子怕是会留下什么后患,可就难说了”


那大夫,说着就在王四儿的手臂上扎起针来。


“啊,管家,王四儿他醒了吗?”


潘府尹此时从门外进来瞧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王四儿。


“草民见过大人”


“不必拘礼,他现在怎么样了?”


府尹抬起右手示意大夫不必拘礼。


“大人,我给他扎几针,他一会儿就会醒了”


只见大夫就坐在王四儿手臂上,按着穴位处把针扎下去,随着大夫把针拨出后


“啊…”的一声,昏迷的王四儿睁开眼睛。


“大人,小人参见大人”


“你受了伤就不必拘礼了”


“大人,既然这位壮士已经醒了,草民这就先走了,还要烦劳管家随我去拿药”


“啊,那,管家你就陪大夫走一趟吧”


“是;大人”


管家听到潘府尹的吩咐,施礼应承


大夫收拾好药箱后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大人,我们去晚了,我们刚到绿烟阁门外,就见到有人抢先一步把那姑娘给带走了,后来小的本想在半道上把他们截下,可是,我们失手了,我被那些人刺伤昏倒了,等我醒来后他们都死了,那姑娘和那些人都不知去向”


“不知去向?…”


潘府尹若有所思,又向那王四儿说道


“啊,王四儿啊,你先休息吧,至于其他的我自有安排”


“姑娘,就是绿烟阁的主人?”


将军潘美端正站立在厅中,向绿烟问话。


“敢问,阁下是何许人也,这么晚了,叫你的属下把我带来这里有何贵干?”


绿烟双手交叠握在一起,垂在小腹站立着。


“敢问姑娘可是懂得玄门法术?”


将军潘美的话一出,李都尉的手把手中的刀又握紧了些。


“哦?不知阁下这话从何说起?我与阁下素昧平生,阁下怎知我懂得玄门法术?”


“姑娘不必紧张我是本朝将军潘美,这位是我的都尉李从丘,这么晚请姑


娘来是想有一桩案子想向姑娘请教”


将军潘美自报家门后又介绍其都尉李从丘


“噢?…将军是官家之人,绿烟乃一介民女,将军怎会向我请教案情?”

蒙着面纱的绿烟,眼神里透出些莫名的提防。


“姑娘别怕,我是名将军,虽然是个粗人,但还不至于滥杀无辜,只是,


半年前有一桩军中案情,甚是奇怪,所以还请姑娘为我解惑。”


将军潘美看着绿烟有些试探性的抛问题。


“可是将军,我乃一名小女子,不懂军中大事,恐怕回答不好将军的问题,就更担心不能很好的跟将军解惑了”


“哦,这个姑娘,不必担心,只要本将军有问,你有答也就是了”


将军潘美看一眼绿烟,又丢眼色示意李从丘。


“那好,将军请问吧”


“半年前,我军与北汉交战,双方死伤无数,可是就在鸣金收兵之际,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们尸体却不见了,不知姑娘可知是何缘由?”


“这?”


绿烟听到潘美的话,抿唇不语,若有所思。



第四章完


作者简介:


之木(笔名)

赵利娜(本名)

自由撰稿人;酷爱文学、诗、散文、微小说,诗歌作品多有平台散发。

作者感悟:在这浮躁喧闹的社会行走,满怀平和缓慢,带上那颗弥足珍贵的“本心”驰骋在红尘中,做自己世界里的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