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金
于谦:从路人甲到大男主,都是说相声养活不了自己给逼的
发布时间:2019-11-30
 

电影《老师·好》上映之前,导演张栾对票房并没有抱有太大期望,他自己预估的票房上限是五千万。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部电影在上映后的首周,总票房便超过了八千万,又紧接着突破了一亿、两亿的关卡……如今,影院排片稳定,票房继续滚动。导演说,这部电影,戏里戏外都要感谢于谦老师。

于谦:从路人甲到大男主,都是说相声养活不了自己给逼的

电影《老师·好》剧照

作为主演和监制,于谦一度是这部电影最大的卖点。之前,无论相声舞台,还是银幕作品,观众都已习惯他的捧哏身份,这也是他最擅长扮演的角色,主光环之外,C位旁边,他一向进退有据,自得其乐。这次在电影《老师·好》里身兼两职,是于谦对自己的一次叛逆。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汤博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电影朋友圈

——工作之外的剧组像老朋友聚会

几年前,曾有投资方找到于谦,希望请他导演一部戏,于谦拒绝,连什么戏都没问。他的理由很简单,导演是个操心的活儿,自己是个懒人,怕累,性格也不适合,耳根子软,没有自己的坚持,“别人给我出个主意我觉得挺好,过两天我自己想一个也觉得挺好,你再跟我说这个该咋样、这个镜头怎么处理我也会觉得好。”

不爱操心是于谦的显性特质,起码在公众认知层面如此。太过认真会失去玩儿的乐趣,对他来说,影视剧就是玩儿,相声也是玩儿。他对这个行业没有野心,偶尔当一回演员近乎是他对这个行业的融入极限,给小角色添些光彩是他对表演的要求。

找于谦演戏的多是他生活中的朋友。他接演角色有两个标准,熟人来请的,不用怎么挑戏,意义在于帮忙,“你帮朋友忙,朋友也不能对不起你,你到这儿来,给你一个角色,角色要是任何东西都没有他也不会写进剧本里。”另一类戏份比较重的角色,他会考虑更多,从导演、剧本到对手戏演员,角色形象是否正面,不过后一类角色并不会经常找到他。

于谦表演上的才能在小角色上颇为凸显,在他自己的评判体系里,这些表演是合格的,既对得起朋友,也对得起自己。这几年他曾先后在主流院线影片《缝纫机乐队》和《战狼2》里两次扮演小老板,熨帖地完成表演任务,后者如今是中国电影票房纪录保持者,有网友称于谦是被忽略的总票房五十亿演员。

于谦:从路人甲到大男主,都是说相声养活不了自己给逼的

电影《战狼2》剧照

不过票房成绩,并不是他的追求,乔杉在《缝纫机乐队》宣传时,曾说过与于谦的合作,晚上一散戏,于谦就拉着大伙喝酒聊天。

于谦交朋友,总能轻松僭越年龄、行业。在《老师·好》剧组,他是监视器里的苗宛秋老师,监视器之外,“学生们”会随着德云社里的称呼,喊他大爷。演戏之余,于谦总带他们下馆子,女演员接受采访时吐槽,拍到后来人都吃胖了。谈及相处,年轻演员说于谦对他们属于宠溺。于谦说,虽然学生都是孩子辈,但和他的关系都特别好,他以朋友相待,“处得跟亲兄弟姐妹似的”。扮演班长安静的演员汤梦佳在首映当天的微博里回忆片场生活,最开始大家因为陌生而紧张,是于谦主动融入大家,让创作氛围变得轻松。“跟着大爷,吃喝玩乐一样没落下”。于谦在转发时回复:请各位同学不定期返校,地点临时通知,按当天想吃什么而定。

于谦:从路人甲到大男主,都是说相声养活不了自己给逼的

戏里苗宛秋请学生们到家吃饭,戏外于谦也是没事就带孩子们下馆子。

因为于谦的缘故,工作之外的剧组像是老朋友聚会,探班的、客串的演艺人士不绝,导演说,所有客串的演员都是于谦的私人关系,客串分文不取,剧组准备了红包都被退回了,酬劳最后都变成了一顿涮羊肉。除去老友何冰、张国立,在《缝纫机乐队》和《战狼2》两部电影合作过的主演乔杉、吴京也前来客串。乔杉的角色没台词,演了三场戏;吴京刚手术完,无法长时间站立,进组时带着轮椅。一场操场上的对手戏,需要吴京拍拍于谦的肩膀,从他身后走过,摄影师紧着吴京开始走的节点,最快速度将吴京移出画面。

3月22日,首映当天,没有太多宣传的情况下,到访的有郭德纲、何冰、潘长江、王学兵、蔡明、乔杉、大鹏等众多明星。导演张栾说,来的都是于谦老师的朋友,把首映礼办得像个电影节。

电影票友

——相声养不活自己了,只能往别的门道里看看

于谦并不是影视圈忽然的闯入者。上世纪90年代相声不景气的时候,他接演了很多影视剧,接二连三的小角色让于谦找到了新行业的存在感,“相声养不活自己了,只能往别的门道里看看”。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身在院团的于谦没有登台说相声的机会,也正是这段时间,影视剧向他打开了大门,与表演接触得多了,发现自己能靠这个吃上饭,但身上的东西不够用。为此,于谦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成考班,有过职业化的打算。

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是于谦的第一选择,当时,成人教育里有表演系的学校只有中央戏剧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两个学校每年交替着招生。于谦报考那年,正赶上中戏不招表演系。他转投北京电影学院报名,有人劝他,不如直接报考导演系,导演系也有表演课,还能学些导演的知识。于谦听了劝,不过他的打算不是成为导演,他觉得学点导演知识能理解导演的意图,对表演有好处。

于谦曾在做客《鲁豫有约》中讲述过自己的影视之路,在与郭德纲合作之前,自己十年没给单位干过活,院团每周上班一天,先报到后开会,演出没有,他开会也不去,每月工资被扣,最少时到手只有几块钱。这十年间,于谦靠影视剧生活,也在行业里积累起小小的名声。他如今的很多朋友都是那时结识的。

于谦:从路人甲到大男主,都是说相声养活不了自己给逼的

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剧照

搭档郭德纲,于相声舞台走红后,粉丝整理了于谦在影视作品中的角色,这些角色穿插在电视剧的黄金期,其中《编辑部的故事》《小龙人》《海马歌舞厅》《人虫》如今都被奉为了经典,代表着品质与创意的高峰,豆瓣评分多在8分以上,最低的《海马歌舞厅》也在7.1分。

这种考古式的整理,属于饭圈文化,在曲艺演员里并不多见,在影视行业中,也多限于当红流量明星。于谦的例外在于,他几乎没有做过任何主动的形象经营,却轻松地突破了次元壁,让传统成为潮流的另一种走向。

在最初混迹影视圈的时间里,客串各个剧组并非于谦专利,大明星小演员皆有,但多是一时一地的热闹和人情,经典客串如葛优在《我爱我家》里的纪春生,在二十年后化作表情包、化作GIF图,成为社交平台的宠儿,穿越过去解构现在,是偶然的事件,也有必然的基础。于谦的客串是另一类,在那些被奉为经典的作品里,于谦的戏份几可忽略,例如在他的表演处女作《编辑部的故事》里,他扮演的警察只有一场戏,与路人甲无异。可如今人们谈及《编辑部的故事》,于谦的惊鸿一现,也成了一个醒目的谈资。曾有剧迷在网络上出题,于谦出现在《编辑部故事》第几集。这些客串没有让于谦的角色二度流传,却成了铁杆粉丝寻找同好的有力探试。

于谦:从路人甲到大男主,都是说相声养活不了自己给逼的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从无相声可说的相声演员到黄金捧哏,从路人甲到唯一大男主,于谦用二十几年显露天分。如今,他将天分变现,开始收割红利,在《老师·好》上映后,郭德纲在微博上表示,我们欠于谦一个最佳男主角;演员何冰也调侃于谦抢饭吃。作为影视圈的资深客串,忽然被集中讨论演技,于谦有些回避,他说生活中,大家就是喝酒聊天,朋友之间不能总聊演技,“兄弟你(演得)真好,老这么说那还能做朋友吗?”他把朋友对他的肯定当做友情的体现,“就大伙捧,这不代表我的真实水平,但也不代表他们说得不对。”

电影学院学的知识,从来没有变成于谦的职业评判标准,他形容自己的表演风格是生活流,一切全靠感觉。《老师·好》里有一场戏,于谦扮演的老师苗宛秋,接连面对自己被举报,学生出车祸之后,重返讲台。起初,于谦和导演都觉得这段可以煽煽情,工作人员为他准备了眼药水,正式开拍前,于谦先走了一遍戏。过程里,动了感情,结束时,他跟导演商量,这个感动不应该是他自己感动,是让观众感动,不能局限在个人情感上,而是要让观众知道,出了这么多事,老师还要继续站在讲台上,继续做着一份平凡的工作,这才是重点。

于谦决定不哭了,“别哭半天再给哭错了”。

于谦对自己在这场戏里的表演很满意,那种突如其来的灵感,让他感觉很好。他会在微博上看网友对他的评价,多数评价是正向的,他既安心又高兴,也不忘提醒自己,“心里得有数,夸也不像各位夸得那么好,还是得知道自己在哪”。

从师父到老师

——小姨是《老师·好》的原型

《老师·好》最初源于导演张栾无意间看到的一个视频新闻,一中学生在教室内打了自己的老师,老师没退缩也没还手,师生俩在教室里沉默对峙。视频新闻下面有相似推荐,导演挨个点进去看,他发现如今的师生关系特别脆弱,师道尊严与尊师重教,都在消弭。

他找于谦聊天,两人曾在《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里有过合作,张栾早年在部队里说过相声,后转行影视,《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是德云社的班底,票房口碑全盘沦陷,他因有过说相声的经历,被郭德纲收入门下,成为鹤字科弟子。2018年,德云社重修家谱,张鹤栾位列其中。

于谦对老师的故事有兴趣,因为家人有很多都从事教育工作,他的小姨还是他的小学班主任。小姨也是苗宛秋的原型,导演张栾说,这部电影里于谦奉献了自己的经历。

于谦是从剧本阶段开始参与的,他和导演、编剧一起聊出了这个故事。剧本成型后,于谦是苗宛秋这个角色的首选。但张栾第一次把剧本发给于谦后,他拒绝了,他觉得这并不是他的故事,“我一时接受不了,就没有仔细看,看不下去了,跟我想得不一样了,这个我不太愿意。”

拒绝不止一次。于谦跟张栾说,角色不接了,我给你推荐其他人。张栾每次都回复,就您合适。最终让于谦改变主意的是一次深聊,张栾劝他把自己心里那个故事先放下,当个新剧本看,再作决定。两人聊了一夜,于谦后来又重看了遍剧本,决定接演。

于谦:从路人甲到大男主,都是说相声养活不了自己给逼的

于谦与导演张栾、主演汤梦佳。

虽然故事变了,但保留了于谦聊天时说的成长经历,电影里,刮掉老师自行车车漆的事,于谦自己现实生活中也干过,只不过电影里发生在高中,于谦在现实里提前到小学。

这样的恶作剧只是于谦学生时代的插曲,因为小姨是班主任,整个小学期间,于谦得到的照顾比较多,跟老师的关系也都不错。于谦说自己开窍晚,上学时每天浑浑噩噩,爱好文艺,成绩不好。老师怕他落下太多,有时候抓得严一点,因此他和老师打交道更多,这些回忆,最终折射在苗宛秋这个角色上。

小学毕业后,于谦去了曲艺团的学习班,结缘相声。此后,从体制内演员到德云社元老,经历了相声的落寞与中兴,也从相声学员,变成了相声演员的师父。

于谦说,当老师和当师父不一样,当师父主要教手艺,徒弟多是成年人,他想学,你愿意教,所以没什么矛盾,可以海量培养,重点选拔,而当老师面对的都是未成年,要把所有学生送出去,所以相声行里的经验,很少能带到苗宛秋这个角色里。

张栾原想让郭德纲客串个老师角色,可觉得郭德纲怎么看都不像老师,后来设计了一场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戏,由于郭德纲实在排不出时间,这场戏也随之取消。相声舞台上,于谦很少喧宾夺主,不可能成为郭德纲那样的大角,但在影视上,他的成就是超过郭德纲的。郭德纲曾跟他说,自己相声行里祖师爷赏的东西太多,做什么都有相声的印章在。而在于谦这里,相声,影视,似乎都可以成为他的印章。

新京报首席记者 汤博 人物摄影 郭延冰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