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
经典商业史案例 | 吉利收购沃尔沃
发布时间:2019-10-21
 

经典商业史案例 | 吉利收购沃尔沃


在所有实体产业中,2009年,最值得记录的是汽车。在这一年,中国的汽车产销量达到1364万辆,一举超过美国。在过去一百年的现代工业史上,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件。

汽车被称为工业文明桂冠上的明珠,它的制造链涉及70多个行业,是产业配套要求最高,同时也是对制造及消费经济拉动最大的产业。1908年,亨利福特在底特律生产出世界上第一辆属于普通百姓的汽车——T型车,世界汽车工业革命就此开始。自1910年起,美国大力发展汽车业,在短短的二十年时间里,把汽车产量从18万辆增加到533万辆,从而成为“车轮上的国家”。在此后的一个世纪里,从来没有哪个国家在汽车领域能够挑战美国,底特律更是成为世界汽车工业之都。

在本轮金融危机中,美国汽车产业遭遇史上最惨重的挫败,底特律的三大汽车公司裁员14万人愁云满城。2009年6月,美国第一大汽车制造商通用汽车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在冗长的受难者名单中又增加了一个显赫的名字。通用汽车曾在广告中自称为“美国的心脏”,其旗下品牌一度占据国内汽车市场份额的半数以上,它的沦落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谁将拯救美国的汽车产业?”很多人开始焦虑地讨论这个问题。今年夏天,新上任的奥巴马总统决定亲自考察汽车业,有意思的是,他没有去鸟云压顶的底特律,而是飞到阳光明媚的硅谷,参观了一家叫特斯拉的电动汽车公司。在这里,38岁的埃隆.马斯克让他相信,也许他会是下一个拯教者。在离开后,奥巴马批准能源部发给特斯拉4.65亿美元的政府低息贷款。

马斯克与汽车几乎沾不到一-点边,他是一个荷尔蒙无比充沛的互联网创业者,曾创办在线内容出版软件Zip2、电子支付X.com和国际贸易支付工具PayPal,还投资1亿美元创办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在遍地都是冒险家的硅谷,他以擅长编织梦想著称,并让人相信梦想能够成真。2004年,马斯克突发奇想,收购陷人困境的特斯拉,试图抛开传统的发动机、变速箱和离合器,打造一辆纯电动的“互联网汽车”。在后来的几年里,硅谷替代底特律成为新能源汽车革命的策源地,而马斯克也被看成是“钢铁侠”式的新一代美国英雄。

在中国,--位与马斯克一样的“疯子”,也开始实施一个近乎疯狂的计划。

就在通用汽车申请破产的1个月后,2009年7月,李书福在北京的饭局上,向一位相熟的媒体主编透露,吉利向福特汽车公司递交了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标书:“告诉你吧,我们要收购沃尔沃了。”主编脱口而出说:“老李,你这个新闻炒作好像整得大了点。”

在过去的几年里,草根出身的李书福一直是一个笑话般的存在,他发明的最大笑料是认为造汽车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不就是四个轮子加两张沙发吗?”在公开场合上,他总能不苟言笑地讲得大家哄堂大笑,是一个难得的、来自南方的相声大师。两年前,他获评浙江十大年度经济人物之一。在电视颁奖晚会上,当主持人喊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他以非常缓慢的步伐上台领奖,主持人问他出什么事了,他一一脸茫然地说,导演让我走得慢一点,好让镜头拍得清楚些。在刚刚过去的2008年,吉利汽车销量20万辆,销售额不到百亿,排在国内汽车厂家的第十位,仅高于哈飞和华晨,吉利在香港联交所的市值只有两亿美元。

沃尔沃已有83年历史,是瑞典最大的轿车公司,在全球汽车品牌中以安全著称,是一个血统纯正的“贵族”。 1999 年,美国福特汽车以645亿美元买人沃尔沃的轿车业务。在本轮金融危机中,福特与通用同样陷人泥潭。2008年1月,在底特律车展期间,李书福通过公关公司安排,争取到与福特汽车CFO (首席财务官)道恩.雷克菜尔见面的机会。两人的交流时间只有半小时,大概花了28分钟,翻译才让雷克莱尔弄明白谁是吉利。雷克莱尔问李书福有何高见,后者对翻译说:“告诉他,我要收购沃尔沃。”雷克莱尔的回复只有一句话:“沃尔沃是不打算卖的。”(Volvo is not for sale.)

但是仅仅一年后,形势比人强。在过去的2008年,福特全球亏损额达到创纪录的146亿美元。其中,沃尔沃运营亏损额为14.6亿美元,公司高层被迫做出卖掉沃尔沃的决策。吉利成为参与竞标的三家中国公司之一。

即便在这样的时候,李书福的野心看上去仍然是可笑的。在跌到低谷的2008年,沃尔沃仍保持了35.9 万辆的汽车销量、147 亿美元的销售收人,是一个比吉利大得多的家伙。参与并购案的吉利高管童志远曾担任北京奔驰的中方总经理、总工程师,他问李书福:”你凭什么收购沃尔沃?”李答:“我除了胆儿什么都没有。”

尽管看上去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交易,可是细细分析,李书福的“赌局”竟也有合理性存在。沃尔沃之所以亏损严重,并被福特认为不得不抛售,是因为在过去的年份里,它忽略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沃尔沃的市场集中于美国和欧洲,其中美国占20%,欧洲超过50%,中国仅为6%.所以,在这个意义上,除了拥有广素市场潜能的中国公司,福特儿乎不可能找到其他的国际买家。

而在中国的汽车当家人中,没有人有李书福般的胆识和勇气,他像一个农村青年一样疯狂追求一位落难的国际电影明星。在此次并购中,李书福还展现了超众的融资和说服能力。俞丽萍是洛希尔财务咨询公司的大中华区主席,这家隶属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咨询机构是此次交易的唯一撮合者,她回忆了陪同李书福去见福特全球总裁艾伦.穆拉利的场景:

穆拉利只给了李书福一个小时的时间,可是他只用五分钟就把吉利介绍完了,这当然不会引起对方任何的兴趣。“我是你的粉丝。”李书福突然说。一直心不在焉地把玩名片的穆拉利很好奇地抬起了头。李书福开始大谈穆拉利在担任波音飞机总裁时的扭亏战绩,他提到了一个离奇的细节,十多年前李书福的第一家汽车公司的名字居然是“四川吉利波音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我很崇拜你,所以用了波音当公司名字,波音的人还来找我打官司,所以,应该在十年前,你就知道我了。”穆拉利咧开嘴乐了起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李书福开始谈他对汽车的理解,以及中国市场对沃尔沃的重要性。

李书福的这种中国式风格,化解了谈判中的很多尴尬。一位吉利高管日后回忆说,李书福总能把出人意料的欢乐带到谈判桌上。一次与工会谈判,现场气氛很紧张,工会代表问李书福:你能不能用三个字形容你为什么比其他竞争者更好?与会的福特高层为李解围:这怎么可能?做不到。第一,李不知道另外的竞争者是谁;第二,三个字怎么讲得清楚?

“我可以。”李书福双手一摊,用整脚的英语大说,“1 Love You! "(我爱你! )工会代表笑颜陡开,气氛顿时缓解。

在与沃尔沃的母国瑞典方面谈判时,李书福表示,如果福特跟沃尔沃是父子关系,那么吉利与沃尔沃明更像兄弟关系。他向当地政府承诺保持沃尔沃四个不变:瑞典哥德保总都不变,欧洲的产能、生产设施不变,在瑞典的研发中心地位和作用不变,此外,与工会、供应商和经销商签订的所有协议不变。

在李书福与福特谈判的一年时间里,全球局势持续恶化,福特的报价从40亿美元跌进了20亿美元,幸运之神一直在眷顾固执的李书福。在最后时刻,吉利计划得到了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

2009年10月28日,福特宣布以吉利汽车为首的收购团队成为沃尔沃的优先竟购方。到12月23日,赶在西方圣诞节到来之前,双方正式对外宣布,已就主要商业条款达成一致。吉利以18亿美元的价格对沃尔沃汽车实施100%股权收购,后者变成吉利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其实在最后时刻,李书福还是没有筹足钱,福特贷给他2亿美元,以达成交易。吉利所购买的沃尔沃包括品牌、研发体系、营销体系、海外网络、四个工厂(50多万辆产能的生产设施)和高素质人才团队,以及原有的发动机厂、合资的变速箱厂,四驱系统与整个的开发设施。

对于“汽车疯子”李书福来说,一个搏命冒险的结束,意味着下一个更大冒险的开始,他用18亿美元买回来的沃尔沃,是个苟延残嘴的,拥有24亿美元账面资产和35亿美元负债总额的大怪兽。

在北京的记者见面会上,李书福说:“我们要去尝试,实践和探索,如果它是机会,那就是很大的一个机会,但它也很可能是很大的一个灾难。人家干不下去,我们拿过来把它干好。如果我们干不下去,就又会有人家拿去可能就能干好。”曾几何时,他被很多同行看成“小丑”,而此刻的这一番话, 却充满了朴素的哲理。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