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
中国电影的下一个药神,别光靠等着
发布时间:2019-08-08
 


关于电影,有太多要说的。因为这即将过去的2018对于整个中国电影来说都已经注定是一个充满了“戏剧性”的特殊年份

 

这一年,我们见证了年初春节档国产片的大爆发,单月2月)票房破100亿,刷新记录。


2018内地电影票房榜前三

 

暑期档(暂以78月为计)再接再厉拿下130亿,赶超去年《战狼2》领军的同档期成绩;

 

全年20亿+6部影片里,国产片占了5,《红海行动》36亿)与《唐人街探案234亿)位列冠亚。


来自@电影票房


中小成本的现实题材国产片里跑出一匹匹黑马,年中的《我不是药神》成为现象级国民电影,影片素质与口碑导向越来越重要,不得不说是一个令人欣喜的趋势。

 

然而,谁也没想到,红红火火的上半年刚结束没多久,下半场就马上遭遇了寒流。

 

国庆期间,“277天,500亿(中国影史最快纪录)的大字还历历在目,但漫长的三个月过后,却只多出了90多亿,反差确实有些大。

 

截止到圣诞节当天,中国电影市场的年度票房约为595亿,距离早前喊出的 600亿目标,一步之遥。

 

数据来自猫眼专业版


600亿的年度小目标虽然基本可以保住,但身在其中的人都知道它来得并不轻松。

 

除了下半年影片整体平淡缺乏重磅外,还有一层无法绕过的现实“阴霾”——

 

5月份就引起舆论关注的演艺圈阴阳合同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最终在年底发酵为影视业的疑虑与讨论。伴随而来的还有项目流产、资本撤出等令人不安的坏消息。

 

很多人此时讨论的,便不再是往年那些漂亮的年终数据,而是譬如“寒冬”这样的高频关键词。

 

更有人说2018年只是凛冬将至的前奏,2019年才将是最难的一年。

 

坐拥贺岁档的12月,月度票房仅略高于全年最低的9月


难,的确会难,寒冬,也确有冬意。


因为外部的环境是现实存在的,人人可感,这个时候焦虑也是难以避免的。

 

但与其焦虑于那暂时无法改变的客观现状、忧心于那已至或将至的变局,不如适时换个角度,把注意力转到两个方面,一个是人自身,一个是放在更长久的历史中去考量

 

举我们熟悉的香港电影为例,90年代中后期的香港电影就一度跌到冰点,全年的产量只剩得七、八十部,而那时距离每年两百多部的黄金期(1993年为顶峰)不过短短几年时间。



电影产量低、质量差,媒体报道里也处处弥漫着颓丧与迷茫。


但就像我们今年所谈的电影泡沫一样,香港电影在90年代中后期走入低谷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此前十年膨胀发展催生了太多泡沫与机,在累积到一个节点后终于破裂,两者是有相似处的。


作为亲历者的杜琪峰后来回忆说,“那是我一生最痛苦的时候”,当时市道差,刚成立一年的银河映像也陷入经营困境,最难的时候办公室的租金付不起、团队工作人员的薪酬发不出。


来自纪录片《无涯:杜琪峰的电影世界》


那一年他在报端接受访问时也袒露对生存环境的无力感——“从前我看前景会看两三年,去年会看一两年,但现在我只能看到两三个月!”

 

“做电影不是讲赚钱,而是看大家坚持得多久。”

 

但即便如此,杜琪峰还是带着银河映像拍出了一部部佳作,实现了在港片最低潮期的逆袭。

 


他说既然市道不济,没多少人投资电影,拍什么题材大家也都没有信心,那为何不干脆做自己喜欢的东西?于是有了超低成本、19天拍竣的《枪火》。

 

由于资金紧张,所有演员片酬都自动降到最低,连衣服、车子都是演员自带进组;商场租不起,就利用半夜没人的有限时间紧张构思,现场发挥;胶片不够,就争取高效合作减少NG,总之,人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枪火》体现了电影人“市道差,要靠信”的精神气,这里的信,是信人信作品


团队信任与对电影创作的高度投入延续到后来的银河映像作品里,杜琪峰也正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才真正显露出大师相。

 

所以放到更长的时间维度上回看,那时的香港电影,那时的杜sir与银河映像品牌,是不是可以给当下的我们一些启示

 


说到底,还是好的内容、好的创作者才是第一位的。


寒冬笼罩的下半年里,我们也听到了这样的话,“好演员的春天要来了”、“好电影的春天要来了”

 

任素汐、章宇,两位在话剧界沉浸多年的优秀演员依靠年尾和年中的爆款——《无名之辈》和《我不是药神》齐齐走红,证明了非偶像型演员身上的演技魅力与商业价值。

 

同样以口碑发酵为爆款或走长线逆的,还有《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无双》《红海行动》等。

 


我们渴望爆款但不能依赖爆款,还是需要常态的、认真的类型片和跨类型片制作,比如像《唐人街探案2《动物世界》也是一次有意义的尝试。



可以说,这批题材多样的影片(票房均7亿起)是阴云密布的2018中国电影市场里的亮光。

 

它们中除了《红海行动》与《无双》是出自香港中生代导演外,更有出自李芳芳、陈思诚、苏伦、文牧野、韩延、饶晓志这些内地年轻导演和新导演之手,创作者更新换代的意味明显。


几天后,还有毕赣导演正式接受市场与影迷考验的《地球最后的夜晚》(预售破亿),惹人期待。



在观众市场之外,更不要忘了今年内地电影新人在本届金马奖上的全胜,其中最佳剧情片、最佳原著剧本与改编剧本、最佳新导演四个大奖被胡波《大象席地而坐》和文牧野《我不是药神》包揽。

 

与新导演的崛起相比,大导演的光环在今年更趋减弱。姜文、徐克、张艺谋三位名导都奉出新片,但无一例外地平淡收场。

 


姜文四年一剑的《邪不压正》口碑争议巨大,最终只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