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明星
《大巴山文学》第151期:东风《刨汤肉》
发布时间:2019-11-16
 


子民推荐

    我和东风有相似的童年,但我推断他家比我家发财些,因为我家杀年猪时,我们兄弟姐妹从没有烧“联贴”的机会,那是要作正用的。东风的文字,苦里透着乐,纯正的民风民俗也是一大亮点。



【作者简介】东风,城口人,县作协会员


      刨汤肉




文∕东风


儿时,最开心的莫过于吃刨汤肉,很久难得沾点油荤,肠子肚子都锈完了,一提到肉就条件反射。


猪肚皮剖开的那一刻,我们的眼珠子都要滚出来了,紧盯着。杀猪匠知道小孩的心思,猪肚皮一剖开,首先把联贴(猪的脾脏,又称联贴,后来生活条件好了之后用这个喂猫儿)取下来给我们。大哥捧着联贴立马去抹盐,四个弟弟脖子伸得老长,像一群鹅紧随其后。大哥用青菜叶子包住联贴,埋进火坑里烧。烧的过程备受煎熬,联贴吱吱地冒着油泡,香气钻进鼻孔,钻进肠肠肚肚里,馋虫搅得清口水直流。


联贴才七八成熟就迫不及待地捞起来,有时还在滴血。分配权一般掌握在母亲手里,偶趁母亲忙里忙外的时候,老大抓住时机擅权。刻骨铭心的一次是大哥从火里捞出联贴就冲出屋外,知道他想吃独食,我们四个小的围追堵截都未成功,他一个人享用了整整一条猪的联贴,整整一条啊!当时恨不得吃他的生肉。为了惩罚他,母亲给我们一人一块瘦肉补烧,把大哥关在屋外,直到我们睡觉了才放进屋。从那以后,大哥代烧联贴的特权被剥夺,由母亲或者父亲亲自掌管。成人后,我们还经常在春节期间专门烧烤一次联贴,延续至今。虽然现在烧烤比过去讲究多了,气氛却相差甚远,分联贴不再争抢,晚辈们也没有争抢的欲望,但每每必罚大哥一杯酒,余恨难消啊!


我的老家在东安。老家养猪全凭野生猪草和玉米,不喂饲料,至少喂养一年方可出栏,肉质好,绝不同于市场上饲料喂养的,关键是家乡的味道,香!想着东安传统七大碗八大蝶热气腾腾,把我的味觉和刨猪汤一块儿吊起。口水有一丝鲜甜鲜甜的,越看越兴奋,无法入睡。


刨汤肉又名杀猪饭,每家杀过年猪时,都会邀请亲朋好友,邻里乡亲前来帮忙,然后将刚宰杀的猪肉做成可口的菜肴招待大家,所以这就叫做杀猪饭或刨汤肉,杀年猪是乡民们最重要的饮食活动。


老家杀过年猪有一些独特讲究,要选择六畜兴旺的吉日,有“杀单不杀双”的说法,一定要选单日子,属牛、属马的日子最好,象征来年喂的猪膘肥体大。杀猪时最好是一刀毙命,称之为“过山快”,预兆来年槽头顺。毛要刮得干净,肉也要砍得周正。当毛刨净,将整猪支在杀猪架上,杀猪匠就从脊背处“开边”,看是否“通脊”(首尾膘的厚度均匀),围观者多用手指插入量出几指膘来。三指以上的膘,证明猪肥,熬出的油就多,来年的生活有保障。内当家开始在屋内听外面的人量猪膘,嘿!好膘,三指、四指、五指……就在这时,内当家的才很自信地走出来,享受人们的称赞。


“陈嬢嬢的槽头才顺唻!年年猪膘呐个厚!”客人和杀猪匠都如是夸赞我母亲。记得我家当年的肥猪都是在四指膘以上,最肥的亮五指,三百多斤。砍肉的时候,母亲都要亲自指挥,哪个部位灌香肠,哪个部位做血粑粑,甚至哪个月份吃哪个部位的肉母亲都安排得清清楚楚,最重要的是给大哥特意安排一个又大又圆的火腿,是大哥春节给老丈人拜年必不可少的礼物,像一把巨大的乒乓球拍。我们老家有个习惯,老丈人爱把女婿每年送来的火腿挂在火塘最显眼的位置,女婿多的人家挂一排排,火腿小或形状差了女婿自然没面子。所以,我母亲总是再三叮嘱,要砍得又大又圆。后来,我们五弟兄一个一个长大,猫儿梁上的猪腿一个一个减少,家里的猪腿成了稀缺品,母亲老是羡慕别人家火腿多。


而今,生活富足了,不缺肉吃了,可一说起回老家吃刨汤肉还是忍不住吞口水,并非贪一口联贴,而是贪恋那份家的温暖。


                                              



出品团队

主管:城口县作家协会

主编:王老莽

执行主编:子民  

副主编:孙才兴  谢美燕    木木

编委:子民  木木  王老莽  孙才兴  刘芳  李明  李健  肖立勇 龚农 谢美燕  滕芳   蹇其宁  ( 以姓氏笔画为序)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675785067@qq.com(谢)       395437267@qq.com(孙)              16985351@qq.com(木木)  用稿要求:好看,精彩,非政治。

本期编辑: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