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明星
走进乡愁 | 光阴的故事;老司机的汽车梦
发布时间:2019-11-27
 

40年前的今天,对于每个中国人来说,

电灯、电话、楼上楼下、汽车、别墅

是关于梦的追求。

而现在,

我们生活的年代就属于一个梦想成真的年代,

也许五年、十年前的期望,用不着五年、十年就会慢慢的变成现实,

走进了千家万户,走进了我们的身边。

在今天的《我与改革开放40年》系列节目里,

我们一起来分享絮缘和黑豆的文字。

点击聆听

   光阴的故事

文/絮缘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天天地流转,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地成长,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这首《光阴的故事》是我多年来所喜爱的,而我要给大家讲的是关于我们家和光阴的故事。


1983年,我幸运地出生在一个“邮电之家”,成了一名“邮电子女”。因为我家除了奶奶是缅甸华侨之外,有工作的爷爷、爸爸、妈妈都在陇川邮电局上班。于是,我便顺理成章在邮电局家属区长大,和邮电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1978年,改革开放那年,我妈刚好高中毕业,从小家庭条件不好,却又很好强的她一门心思就想进当时最红火的商业局工作,可最后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如愿,她万分不情愿地被分配到邮电局工作,为这事她还偷偷哭了好几次。


那时候,整个陇川县都没有几部电话,就县政府、公安局等单位才有电话机,普通居民的基本通讯大都是靠写信和发电报。不急的事就写信,遇到急事就发电报。


1978年11月,我妈参加招工考试后被分到了邮电局。刚参加工作立马就参加了一场特殊的考试,她从考试中脱颖而出,被选送到云南省邮电学校参加了一年的报务员培训。培训后通过测试,她成为一名初级报务员,回到了陇川邮电局“报房”工作。因为记忆好、动作快,她很快就成了报房的骨干,过了几年她又考上了中级报务员,老班长乐奶奶退休后,我妈就成了报房的班长。算上培训那年,她一共干了16年的报务工作,收发了数不清的电报,传递了无数的消息,直到现在,她电脑里的输入法都是电报码输入法。


我幼时最喜欢和妈妈去值夜班,这样我就可以在那栋铺了地板条的二层小楼里玩。雨夜里,每当我在值班室的床上醒来,总看见妈妈在抄发水文电报。彼时,窗外电闪雷鸣,可我心里却安定而又温暖。小楼的二层左右两边分别是“报房”和“话房”,据说,这都是邮电局当时最重要的部门。“报房”是收发电报的,而“话房”就是当时的磁石电话总机机房。那时,我感觉我妈就是个女神,她带着耳机,手指灵巧而熟练的按动着发报器发送电报的场景,多少年来仍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我爸1975年就到邮电局参加工作了。一开始干的是线务员,爬电杆、架电话线,后来就是通信维护。1980年,邮电局需要财会人员,他才转去做了会计。1982年是我爸妈结婚的年份,据说当时不准办酒席,领了结婚证后只是买了些糖和花生叫上亲戚同事热闹了一番。


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奶奶是缅甸华侨,不识字,也不会打电话,每次她要打电话都由我代劳。当然,我非常乐意。很小的时候我就会从家里摇磁石电话到报房,请那些阿姨帮忙转接给我爸或者我妈。1987年,我有了弟弟后,我们家更热闹了,爸妈常带着我和弟弟骑着摩托车出去玩。那些年的时光如今回忆起来,总是那么恬淡温馨。



1992年,德宏有了程控电话,芒市、瑞丽、畹町的人们最先享受到了家庭电话的便捷。陇川则是1993年才上的程控电话。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越来越快,最开始34千元装一部电话,到后来几百块就可以装上,这一切就发生在短短的几年之间。

 

大概1994年底,还是1995年的时候,我爸开始用800兆移动电话,也就是当时俗称的“大哥大”。因为当时大部分人使用的都是传呼机,收到传呼后再去找座机或者公共电话回复。所以那时候用“大哥大”的人可是特别神气的,身边人总会投来羡慕的眼光。


 

1998年,邮电分营,我爸分在电信公司,我妈分到移动公司。那年9月,我初中毕业进入云南省邮电学校学习综合电信专业。爸妈因担心远在昆明上学的我,就给我买了传呼机方便联系。我爸常去昆明出差,顺便还可以来看我,每次在宿舍里接到电话,我都要安排一大堆零食让我爸带来,那可是我当年思乡的“解药”。

 

之后,又有了手机。1999年,我终于也有了第一台手机,是诺基亚8210。拿上新手机,可真是太开心了。从此后再也不用排队去打IC卡电话了,那些年用过的卡就成了盒子里的收藏品。从此,通讯更方便了。

 

再后来,爸妈工作调动,我们家从陇川搬到了芒市。奶奶离世了,我大学毕业了,之后就是工作了,结婚了,爸妈退休了,我当妈妈了。我们家所有人的通讯工具也经历了手机、小灵通、触屏手机、智能机的更新换代。

 


通讯工具的飞速发展,给了人们最大程度的便捷和安全感。再没有人需要雨夜出门去拍一份加急电报给远在他乡的亲人;为报声平安而在路旁的IC卡电话亭久久排队;为了想给恋人亲口说句“我想你”而请传呼台小姐一呼再呼;更不用因为一分钟几块钱的大哥大费用而长话短说。电话线连起了无数遥远的情感,手机拉近了千山万水的距离。

 


光阴变幻,时间流转,这40年中,我和我的家人经历的,正是许多人家所经历的。改革开放给了我们家越来越富足的生活,更赋予了德宏这片热土越来越迷人的魅力。光阴的故事很长,我家的故事很小,可德宏的故事正是由这一个又一个的小故事串连而成,经由他、她和他们的真情演绎,在中国改革开放的黄金时代里,化为一曲接一曲的盛世赞歌。

 

九十年代初,谁要有一台砖头一样大小的大哥大,一准有事没事在人群里大声“喂喂喂”乱叫,恨不得方圆500米的人都能听到,那股神气劲,

比娶个漂亮媳妇还气粗。从磁石电话到程控电话,到无绳电话、小灵通、大哥大,再到智能手机,通讯的发展让人瞠目。

谁曾想,从物质的贫乏到物质的极大丰富,就那么四十年。接下来,我们一起分享黑豆的文字。


老司机的汽车梦

/黑豆

一生之中总有一些人、一些事、一段情会深深铭刻在心里,永远不会忘记。每每回想起来,总是让人心绪飞扬,感悟良久。

 

今年2月,初为人父的我发现,有很多小男孩,只要你拿出与车相关的图书或玩具,他们的小眼睛都会为之一亮。汽车在小男孩的心里扮演着什么角色呢?就像每个小女孩都想拥有一套漂亮的芭比娃娃一样,小汽车是每个小男孩童年必备的玩具。长大后也不例外,汽车就是男人的大玩具。 


相信很多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都和我一样感恩于这个时代,感恩于改革开放,因为我们很多的梦想正在逐步实现。


我出生在陇川县城,现在的城子镇。每次去城子,我都会开车去儿时游玩的地方逛逛。陇川老县城是一个二台坡地形,一条马路贯穿县城。我的爸爸妈妈都是电力公司工人。我们家就住在单位大院,隔壁是县运输公司。


我从小看到的汽车大部分是解放牌大货车和客车,那时县城轿车很少。记忆里,电力公司有公家的摩托车和拖拉机,按现在的说法应该是公务用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和爸爸骑摩托车。他说骑摩托不能睡觉,睡着就会掉下去。我小时候坐在摩托车油箱上,小手紧紧抓住龙头,眼睛睁得大大的,迎面吹来刺骨冷风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所以我到现在也不喜欢骑摩托车。



1986年,电力公司购买了一辆苏联拉达牌轿车,听爸爸说在陇川算得上是很好的轿车。我们只能趴在车库大门前看看,那时真羡慕司机,可以开那么好的车。那时我就立志长大要当司机,多神气啊!直至今日,我从小的理想之中,只实现了驾驶梦。我2006年从部队复员后,回到陇川工作,成了一名机关司机。


我终于坐上了那辆拉达牌轿车!1988年单位派爸爸和技术员、司机开车到昆明购买发电机配件,在我央求之下爸爸带上了我。这次昆明之行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旅程。因为从陇川到昆明开了3天的车,而这3天我经常晕车呕吐。到昆明后我被省城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惊呆了。我问爸爸是不是到美国了。这个笑话现还在电力公司流传。从昆明回来后,我再不敢坐车了,因为怕晕车,到现在也如此,开车没事,坐车还是会晕。



20世纪90年代,中缅边境贸易红火起来,有一些从缅甸来的日本车出现在陇川街头。一天,爸妈要把我送到住在景罕的奶奶家。我怕坐车不想去。妈妈说是和王叔叔坐车去我才勉强同意了。王叔叔是小区的能人,开着一辆日本皇冠车,也是那次我才知道车窗玻璃可以不用手摇,是电动的。我一路上都在玩电动玻璃,不断地升起降下,一分钟也没停。可能是因为集中精力玩,所以我那次坐车竟然没有晕车。只是我到现在都忘不了王叔叔的眼神。他那时估计想抽我一顿!后来和同学们在一起吹牛时,他们只有听的份,因为只有我知道汽车玻璃可以用按钮电动控制。


1996年后,陇川县城搬迁到章凤镇。章凤开始热闹起来,各种各样的车辆穿梭在大街小巷,子弹头、三菱、沙漠狼、公爵王等等。这些车都是车界的一代经典,代表着当时全球汽车制造业的尖端水平。一次和同学去章凤玩,他爸爸开车,我坐后面但趴在中间,我要看前面才不会晕车。我看了一下仪表盘,天啊!没有指针!我问同学的爸爸,怎么没有指针?同学爸爸说,这是电子立体仪表,要正面看,侧面看不到。这时车里的音乐声音突然小了。我问怎么了。同学爸爸说:“这是声控,我说加音量,音量就大了。”我惊呆了,这车该有多高级啊!若干年后才知道,是同学的爸爸在逗我玩,其实就是方向盘上有个音量控制键,在当时有这个功能的车是极少的。 


1998年,我初中毕业后到章凤上高中。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汽车消费结构升级,中国汽车进入井喷时期。同年我高中毕业参军,5年后复员工作。多年来对汽车的情怀依然如故,我终于在2007年购买了家用汽车。2013年北汽瑞丽公司成立,德宏有了自己的汽车生产线。从无到有,一辆车见证了改革开放的进程,也成为生活巨变的标志记忆。



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各行各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40年。这40年,各行各业都以令世人瞠目的速度发展着,但若论惠民之深以及对社会财富贡献之巨,可能没有哪个行业与汽车业比肩。汽车,从普通百姓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成为寻常百姓家的配置,再发展到许多城市不得不采用摇号、限牌的方式来限购。这一切,都发生在这30多年间。而这30多年汽车行业发展的巨大变化,也仅仅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伟大成就中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40年改革开放就是圆梦的时代,一切不可能成为了可能,许多遥不可及的梦想成为了现实。据工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5月底,中国的手机用户数量已达到12.56亿人,也就是说90%的中国人都在使用手机。到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私人汽车拥有量即将破亿。

本期节目播音赵青、崔雯,

录音制作俊文,编辑赵青

感谢你的陪伴,

请继续关注《走进乡愁 我和改革开放40年》

系列节目!

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金   花  

审核:史华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