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数码
双栖专访 | 制片人沈暘老师的艺术电影推广之路
发布时间:2019-09-02
 


2018厦门艺术电影交流周放映片目《冥王星时刻》于12月29日在厦门卢米埃宝龙一城IMAX影城圆满放映,映后,双栖小记者对制片人沈暘老师进行了专访,以下选取部分专访内容与影迷朋友们分享。


《冥王星时刻》监制沈暘老师与现场观众合影


独家专访:沈暘


沈暘,电影制片人、策展人。监制影片作品有:《地球最后的夜晚》、《路边野餐》、《东北偏北》、《少女哪吒》、《白日焰火》。目前为中影国际董事副总经理,担任上海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硕士生导师等。


双栖您监制或制片的艺术片,《白日焰火》、《少女哪吒》、《 东北偏北》、《南方车站的聚会》明显重故事,《地球最后的夜晚》、《路边野餐》、《冥王星时刻》明显重作者表达,更着重一种感觉和氛围,很少会有影人对写意和写实都兴趣盎然,请问您是如何权衡的?


沈暘:这可能跟我学理论和电影史出生且独立策划、制作过电影百年的系列专题片有关吧,自己更偏重文本和美学层面表达的极致以及突破,并会不自觉地在电影史中去寻找过去和未来的坐标,也因此会对类型和表达会比较包容。其实,尽管从事制片工作的这几年做的一直都是偏艺术的独立电影,但是我也从不拒绝商业片更不拒绝类型电影,只是没有碰到合适的题材和价值取向相类的商业项目,而事实上《南方车站的聚会》更是一部工业环境下的类型电影,同时保持了导演和主创团队的独立精神。其实很多我们所喜欢的那些国际大导演他们都是在类型和独立精神方面结合得特别好,比如科恩兄弟、比如雷德利斯科特、维伦瓦尔、李安等。



双栖之前,您供职于上海国际电影节,对电影节这方面相当熟知,而对于艺术电影,通过电影节走入公众视线,已成惯例,《白日焰火》与《地球最后的夜晚》虽然都属艺术电影,但是前者重故事,后者重感觉,那么在选择电影节上,您具体是怎么运筹帷幄的?


沈暘:特别感谢上海国际电影节多年的历炼和经验以及资源的积累。我的制片团队每个人都有电影节工作的经验,电影节的高强度工作锻炼了我们团队极强的职业性,以及跟国际电影节同行打交道的经验、同时在与上海电影节的共同成长中我们的“拼命”也赢得了同行的尊重和信任。上海电影节之于我们另外一个重要的成果就是培养了平台的大视野,积累了国际市场的经验,目睹了很多国际级项目的诞生、运作,以至于自己参与项目时就相应会更得心应手。我一直认为因为是集体创作因为有投资,哪怕是艺术电影它也是一款产品,只是产品线不同,受众不同,营销手段和渠道就不同。国际上不同的销售公司,他们所擅长、所拥有的资源也是匹配各种不同的影片的,且在各种不同的电影节能力各不相同。在确定《白日焰火》的国际销售时,凭借多年在柏林电影节做上海电影节推广的经验,我说服了导演和投资方选择了当时的Fortissimo公司作为国际销售,而不是法国那几个老牌公司,他们在德国拥有很强的资源,知道如何在柏林做宣传。《地球最后的夜晚》最后选择了Wild  Bunch这家在法国和戛纳渠道丰富、人脉广泛的公司,之前有销售过侯孝贤、王家卫等导演的影片,他们是戛纳的嫡系,他们销售的影片每年入围戛纳几乎是最多的了。



双栖拍摄《冥王星时刻》时,最后阶段完全是依靠上海政府的资金,拖欠着所有主创的薪资,拍完的影片。请问当时您的压力一定很大吧?艺术电影难筹集资金,请问这是您最艰难的一次筹资经历吗?


沈暘尽管《冥王星时刻》的体量并不大,但对于我和团队,确实是最难的一次。一方面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独立制作,从筹资、码盘到配置主要演员、国际发行到回到国内跟爱奇艺一起选择大象点映发行等,都由我们这个小团队为主推进执行,最后终于促成了章明导演从影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在大屏幕在院线上映影片。可能正是因为这是一部特别个人化的作者电影,哪怕章明导演有着里程碑式的作品《巫山云雨》,但一方面《巫山云雨》离现在已经20多年,另一方面,特别个人化的表达,尤其他是那种视觉先行的剧本创作,喜欢看剧本的投资人并不能看出文字间的端倪,找投资的压力特别大。《冥王星时刻》最早是2014年以《黑暗传》的片名被金马创投选中,但2015年当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同样在金马创投期间获得大部分投资确认,《黑暗传》却还是在投资的黑暗期,尤其在开机前投资方突然失踪,从那时一直到影片最后被“导演双周”入围的通知击中,那两年,真的就是整天担心今天又有哪只靴子会掉下。但尽管如此,我可能是最有信心的那个,甚至比导演本人更有信心去完成他的心愿。这大概也是制片人必须具有的大条神经吧。可能也是被我的这种信念和信心打动,特别感谢上海政府的扶持电影发展资金、龚宇领导的爱奇艺的高层杨向华、亚宁、宋佳等对我和团队的信任,关键时刻给了这部电影连投加预售的支持。



双栖您选择一位导演最看中的是什么?


沈暘很多时候并不是你在选择导演选择合作者,因为真正优秀的、或者说顶级的创作者,是一种相互的信任和较量,是一种相互的托付。感谢选择跟我合作的导演们,将他们的才华信任地托付给我和我的团队来执行来推进,也让我和团队通过每一次的合作学到新的经验并不断进阶。

我一直说艺术家有他们的秘密通道,有他们跟未知世界(其中更主要的是心灵世界)的密语,艺术家能够捕捉这些密语,有特殊的才能将他们呈现,就像章明在电影里说的,导演“是将观众看不见的呈现出来”——用影像、用电影语言呈现出来。这就需要创作者,有他们的纯粹性、他们的敏锐和坚持,不受外界纷扰,这样,再难的项目,你都值得为此付出,哪怕饱受折磨饱受煎熬、最后凤凰涅槃。


《冥王星时刻》监制沈暘老师与双栖主创及志愿者合影


双栖放映活动仍将进行,欢迎您的持续关注。更多详情可通过扫描下方二维码进行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