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数码
人工智能画作首次拍卖 艺术高地终将“失守”?
发布时间:2019-08-01
 

“在二十一世纪,全球将有数十亿的人变得毫无价值,成为一种‘无用阶层’。随着大数据AI高度发展,工作和决策都交由机器和算法来完成,他们是被技术发展抛弃的人,只用毒品和虚拟现实来度日。”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在他的畅销书《未来简史》钟预言道。按其说法,在未来几十年,司机、律师、记者和教师等职业都将一一消失……

也有人说就算这些行业的工作者都可以被智能AI所替代,但艺术是绝对不可能由机器来代替的。因为艺术是只能通过情感来表达,而机器是没有感情的。李开复曾在接受Quartz采访时表示:“艺术和美很难被人工智能取代……现在是转行人文艺术学科的最佳时机。”但很快,我们发现李开复错了。


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品人类艺术品更受大众喜爱


一台采用创造性对抗网络(CAN)的人工智能通过了图灵测试,并且以0.53的高分,击败了人类艺术家的0.41。这意味着机器创作的艺术品比市面上的人类艺术品,更符合大众对艺术的预期。代表人类参战的艺术家全部拒绝评论(除希腊艺术家Panos Tsagaris以外),美术史学者则表示人工智能还差得远。


两幅Tsagaris的作品


Tsagari说,人工智能艺术“令人着迷”,他认为这种算法与人类更多的是同伴关系而不是破坏性威胁。“我很好奇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个项目将会如何进展,”Tsagari说,“机器作画和人类创作看起来是一回事,把人工智能带到一个可以创造概念的层次,一系列的情感将会建立在它创造的画作基础上,这是一个全新的层次。艾哈迈德·艾尔加迈尔(Ahmed Elgammal)也感到震惊不已,因为这些作品无异于艺术市场上流行的那种抽象画。于是,在两周后,他组织了一场图灵实验,邀请大众辨别这些作品到底是人类艺术家的作品,还是人工智能的创作。

CAN组作品

巴塞尔艺博会组作品

受试者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被要求观看四类作品,分别是CAN和GAN生成的图像、2017年巴塞尔艺博会上的人类艺术家作品和抽象表现主义大师的作品。并对作品的喜恶程度、精致度、创新性和复杂度进行评分,结果出人意料。53%的人工智能艺术被认为是人类作品,首次超过半数。而在对照组,即巴塞尔艺博会的作品中,只有41%的作品被认为出自人类之手。不仅如此,人工智能艺术的各项评分都超过巴塞尔艺博会的参展作品,并且在创新性和复杂度上远超后者。

这意味着CAN比人类艺术家更了解我们对抽象艺术的喜恶和预期,也更具“创造力”。并且,更意味着面对人工智能艺术,我们已不能区分谁是作者。如果进一步推理,则可预见在不久的将来,至少在抽象艺术领域,人工智能可以代替人类艺术家的创作。而我们的艺术家,或许要靠临摹人工智能艺术混饭吃了,因为目前它还不能真地画画,只能生成图像不过,我们毋需过分担忧。因为抽象表现主义大师的作品仍以85%的优秀成绩领跑实验,在喜恶程度上也高于人工智能。虽然这些作品皆为50-60年前的旧作,但在创新性方面与人工智能艺术所差无几,也大为超出今天的抽象艺术作品。

人工智能画作比毕加索大师的更值钱


今年十月,第一幅登上拍卖场的人工智能画作《埃德蒙·贝拉米肖像》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成功拍卖,连同佣金43.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00万元)的价格远远高于此前的预估价。在这幅画中,男子身穿白色衬衣和深色外套,面部表情难以辨认,打旋的画面与18世纪油画的风格颇有些相似。画布右下角以一长串代码作为签名。



这幅画的起拍价为5500美元,估值在7000至1万美元。在这场为期3天的拍卖会里,同场拍卖的还有20多幅毕加索的画作,没有一幅比《埃德蒙·贝拉米肖像》拍出的价格高。人工智能成功“拿”画笔创作,并以高价售出,这场拍卖引起了不少关注。拍卖行官网发布的文章认为,本次成交“标志着人工智能艺术进入了世界拍卖舞台”。也有人表示,高价拍出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人们的新鲜感和好奇心。


来自艺术圈最为激烈的争论:人工智能的绘画作品能否称之为艺术?它们又是否会威胁到画家的生存空间?质疑者认为,人工智能的作品是在存储了千千万万人类画作后“拼凑”出来的,不是“原创”,更没有“灵魂”,不能叫艺术品。反对者的第二个理由是艺术要有“情绪”。人工智能没有情绪,无法让人类感觉到艺术作品背后的态度,不论是喜悦还是愤怒……实际上,每一种质疑或者反驳都存在一定的道理,但归根结底,无论画作的作者是谁,对于艺术的层面而言,能够使人愉悦,亦或是产生美的感受、情感的共鸣,其实就是艺术品本身。

贡布里希(sir E.H.Gombrich,英国艺术史家)曾经认为“实际上并没有艺术这种东西,有的只是艺术家而已。”明确指出了我们在讨论艺术的时候实际上讨论的是艺术家。而博伊斯(Joseph Beuys,德国著名艺术家)也有言论,认为“人人都可能是艺术家”。这两种言论的叠加在很大程度上将“艺术”这个词淡化了,而与此同时,艺术家的个性得到强调。

谷歌DeepDream项目作品

买过AI作品的市场专业人士拉塞尔也表示, “这是三个对艺术一无所知的年轻人(Obvious 团队,《埃德蒙·贝拉米肖像》作家人工智能的创造团队,他们的教育背景均为商科或工程),但他们创造了这个创造艺术的工具。这是一场全新的运动。

人工智能与艺术的互动


实际上,机器人艺术与人工智能艺术都是新媒体艺术的一个分支,从几十年前开始就不断有人涉猎。

·1959年匈牙利裔法国艺术家尼古拉斯·舍弗尔(Nicholas Schafer)首先造出了能够创作艺术品的机器人;

· 同年,瑞士艺术家让·丁格力(Jean Tinguely)让机器人在布上绘画的行为成了首届巴黎双年展上争议最大的事件;

· 英国伦敦大学的机器人专家帕特里克·特瑞塞(Patrick Tresset)通过多年研究和实践,造出了可以自己观察作画对象并且能够像人类一样,用“机器手”将所见的画下来的机器人,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名叫Paul的机器人的不少素描作品已经被泰特现代美术馆,蓬皮杜艺术中心等国际重要美术馆收藏;

· 2012年,德国卡尔斯鲁厄市艺术和媒体技术中心机器人实验室的艺术家们推出了一款可以为人们进行肖像画创作的机器人,据说,不仅技艺精湛,而且整个创作过程只需要短短十分钟……


广义上的人工智能会创造出被认可的艺术,不过届时会有一套不同的评价体系;之所以现在我们讨论能否创造,只不过是个时间尺度上的问题。目前,人工智能只是一种改善人类生活的协同合作方式,而且也不是给专业人士用的,并强调,人工智能的发展还只是在最初阶段,想要在艺术领域广泛应用,路还非常远。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