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数码
苏联解体后土耳其向中亚地区输出土耳其模式,为何会遭到抵制?
发布时间:2020-01-11
 

中亚总面积400.34万平方公里,包括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五个国家。此地区的居民多为突厥语民族,所以中亚也有中亚学者称其为突厥斯坦,居民主要信仰伊斯兰教。

苏联解体后土耳其向中亚地区输出土耳其模式,为何会遭到抵制?

中亚地图

中亚地处亚欧大陆的结合部,位于俄罗斯、中国、印度、伊朗、巴基斯坦等大国或地区性大国中间的地理位置,是贯通亚欧大陆的交通枢纽,历来是东进西出和南下北上的必经之地,古代的丝绸之路途经此地。此外中亚的能源资源也非常丰富,经济潜力巨大。冷战结束后,中亚作为重要的战略缓冲地带,其地缘政治意义更加凸显出来。

土耳其是突厥人建立的国家,居民主要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国土横跨欧亚两洲,是连接欧亚的十字路口,历史上曾建立过地跨欧亚非三洲的奥斯曼大帝国,称霸中东数百年。辉煌的历史加上其独特的地缘战略区位,使土耳其自我定位为地区大国和国际大国,并且一直在为恢复曾经奥斯曼帝国的荣光而孜孜不倦的努力。

苏联解体后土耳其向中亚地区输出土耳其模式,为何会遭到抵制?

土耳其地图

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中亚地区出现意识形态真空,选择什么样的国家发展模式问题,既是对中亚各国的执政者是一种困扰,也是对周边有实力有野心的伊斯兰国家的一种诱惑。

由于土耳其历来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松散的突厥语大家庭的潜在领袖,而中亚五国中,除塔吉克人外,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土库曼人和吉尔吉斯人与土耳其人同属突厥民族,在语言、习俗上有很多共同之处。苏联解体后,土耳其第一次不用担心来自俄罗斯的威胁,认为自己充当突厥语国家领袖的时机成熟,于是便急不耐地推行自己的中亚战略。由于土耳其本身就对中亚地区有战略野心,外加美国为首的西方支持(美国支持土耳其在中亚的行动,是为了抵消伊朗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所以土耳其加紧了在中亚地区进行文化宗教渗透,力图确立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

另外土耳其的社会发展模式,即民主政治、市场经济、世俗国家对中亚各国也很有吸引力。正是这些原因给土耳其20世纪90年代初期在中亚各国推行它的“土耳其模式”提供了土壤。

那20世纪90年代初期土耳其对中亚各国输出的“土耳其模式”,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政治上,土耳其率先承认中亚国家独立,时任土耳其总统的厄扎尔遍访中亚各国,提议建立“突厥语国家首脑会议”组织,并努力将其作为土耳其与中亚国家的最高政治协商机制。

经济上,土耳其完善中亚各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如修建公路、铁路、机场、扩建港口、修建输油管道、开办合资企业、为中亚各国人员提供技术等方面培训,同时向中亚提供长期低息贷款和紧急援助资金等。

文化上,资助中亚地区的卫星电视,以取代俄语频道在中亚的地位,为中亚学生提供奖学金、向中亚地区派出土耳其教师、在中亚本土开展短期培训、出资建立学校或开展联合办学等,希望以此将中亚突厥语国家民众从“无所适从”塑造为“心有所归”。

然而土耳其在中亚推行的“土耳其模式”却遭到了各国抵制,这是为什么呢?

第一,中亚各突厥语国家对土耳其一直以来以老大哥自居,动辄干涉其内政,支持其国内“民主派”,并执意输出“土耳其模式”存有戒心,并不完全信任土耳其。

第二,土耳其在中亚国家独立不到一年,就提出建立一个“突厥语国家政治经济联盟”,实际上就想建立一个统一的大突厥斯坦。土耳其这种猴急的想做突厥语世界老大和全球大国的想法,让中亚各突厥语国家都很反感,因此都反对成立一个由土耳其领导的联盟。

第三,摆脱苏联控制后的中亚各国,各国人民的主权国家意识和独立自主意识陡然增加,他们不想在离开了苏联“老大哥”之后,又急匆匆的投入新的“老大哥”的怀抱。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为此曾说:“土耳其总统在同中亚各国交往中,不加掩饰的向往着建立从贝加尔湖到地中海再到多瑙河区域的强大突厥语国家联合体的设想,但是这不能被新独立的哈萨克斯坦所接受,因为这意味着放弃刚刚获得的独立,割断与邻国的传统关系,用一个老大哥取代另一个老大哥,骑在自己的脖子上。”

以上这些正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土耳其模式”在中亚各国遭遇抵制的原因所在。当然遭遇挫折的土耳其并没有停下它在中亚扩大影响力的步伐,只是改变了策略,继续着它在中亚地区的布局。